近7000项证明这样减下来(法治聚焦·减证便民进行时)

文章正文
2021-05-03 13:24

  核心阅读

  聚焦企业和群众反映突出的办事来回跑、多头跑等问题,近年来,四川省泸州市深化“放管服”改革,梳理群众办事最烦最难的领域和环节,取消不合理证明事项,用好告知承诺、部门核实等举措,为市民办事提供更多便利。

    

  “截至目前,全市清理取消行政审批和公共服务事项索要的证明6923项,取消后每年约减少证明材料150万份。”四川省泸州市司法局副局长何玉兰告诉记者。这是泸州市推进审批服务便民化的最新成果。

  近年来,泸州市深化“放管服”改革,不断推进审批服务便民化,减少盖章、审核、备案、确认、告知等各种繁琐环节和手续。泸州市有关部门取消不合理证明事项,用好告知承诺、部门核实等举措,减少群众跑腿;推动建设信用系统,防范审批风险,努力让服务更精细、更高效。

  成立工作专班,梳理问题清单,没有法律依据的证明一律取消

  “这户口本上都标明了父子、母子关系,却还要我到社区开证明。”在2019年3月的一次座谈会上,泸州市一位市民反映。此次座谈会上,很多市民结合自身经历,说到了办理证明事项的麻烦。“证明事项繁杂是群众办事的痛点,需要采取措施予以解决。”主持这场会议的龙马潭区纪委副书记、监委副主任秦莉说。

  类似的重复证明、循环证明和无谓证明,也曾让江阳区龙透关社区居民张建颇受困扰。由于种种原因,张建的公公去世后,其名下的房产迟迟无法过户到婆婆名下。“每次涉及房产归属,都要去办公证,办公证就要好几份证明,而有些证明已经找不到了。”何玉兰说,“前几年,泸州市每年涉及证明事项的投诉就有500多件。”

  随后,泸州市纪委监委和市司法局联合开展“证明事项清理专项行动”。根据市民反映的热点难点,梳理出150余项涉及出生、户籍、就业、婚姻等各个方面的不合理证明事项。在泸州市委和市政府推动下,当地有关负责部门严格按照“没有法律法规依据的一律取消”等政策要求开展工作。“重点研究怎么取消不必要的证明,取消之后怎么开展监管,确保既让群众少跑腿,又能减少审批风险。”何玉兰介绍。

  随即,负责证明事项清理工作的领导小组在泸州市级层面成立,由泸州市司法局组建工作专班开展梳理工作。何玉兰说,为保证清理行动科学性,专班以审批机构索要方、办事群众提供方、证明材料开具方为清理源头,通过比照“三清单一指南”,即部门行政权力清单、公共服务事项清单、中介服务事项清单和一体化平台办事指南,全面开展证明事项清理工作。在这一基础上,市县两级开始同步建立本级证明事项取消清单。

  采取直接取消、告知承诺、部门核查等方式,减少群众跑腿

  回忆起专班如何协调各部门开展清理行动,何玉兰深有感触。当时,专班建立每日工作台账、周工作台账和问题台账,推动各部门开展清理,工作量不小。为收集清理取消中反映的问题,相关工作人员还进行电话问答和线上咨询,听取多方意见。

  “遇到最多的问题就是该怎么取消。”何玉兰说,“对于法律法规和规章没有规定的,采取直接取消比较容易。对一些有规定的,则需要以其他方式代替开证明。”2019年5月,司法部开始试点证明事项告知承诺制,泸州市就把重点放在了推行告知承诺制上。

  对于张建来说,多年没解决的房产公证问题,就是靠签署承诺书解决的。实施告知承诺制,就是审批部门告知申请人承诺的内容、标准和虚假承诺的责任后,由申请人签署承诺,即可完成证明事项办理。今年2月,在社区协调下,张建无须提供相关证明,只在公证处签署承诺书,就办妥了房产过户的公证手续。

  此外,部门间协查、部门自行调查核实等也成为替代证明事项的方式。对于这两种方式,泸州市政务服务中心不动产登记窗口工作人员韩兴勤平日接触很多。“以前,对于不动产权利人名称变更的,需要当地社区或者农村开具证明,现在我们自行联络当地核实即可。”韩兴勤说,“我们直接对接,减少了群众跑腿,提升了工作效率。”除了部门自行调查核实,对于需要民政等部门配合的,政务服务中心工作人员直接联系相关部门查验信息即可。

  如今,韩兴勤已与很多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建立微信群,进行日常沟通。韩兴勤说,仅不动产登记业务,部门核查就替代了八类证明。此外,由泸州市数字经济发展局开发的应用系统已经开通,探索用数据共享的方式查清有关情况。

  健全申请人诚信档案,建立失信惩戒机制,防范审批风险

  在证明清理行动中,许多部门一度为证明取消后可能出现的审批风险而担忧。“有的部门给市纪委监委作了汇报,说明了一些证明取消后可能带来的风险。”何玉兰说,“类似的顾虑,在民政、人社等多个部门都存在。”

  对此,泸州市纪委监委及时出台容错纠错机制,“具体而言,就是非因经办人员主观过错、事中事后监管不到位等因素产生错误或者造成损失的,对经办人员不作负面评价,不追究相关人员责任”,泸州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介绍。加强事中事后监管,是保证清理效果的另一措施。泸州市出台一系列文件,规定审批部门及其工作人员的职权,并明确市民投诉举报和监督的渠道。

  在泸州市政务服务中心,监督专窗十分醒目。泸州市政务服务中心主任杨为回忆,在广东佛山具备开叉车资格、回泸州办理叉车资格复审的市民骆跃强,就在专窗工作人员的协调下,经佛山有关部门核实确认后,当场办理了资格复审,没有再回佛山去开证明。

  为防止虚假承诺,当地还建立健全了申请人的诚信档案,通过建立虚假承诺黑名单等失信惩戒机制,防范审批风险。如今,泸州已推广使用信用系统,可以实现信息的自动比对。

  防止证明反弹回潮,才能提升“放管服”改革的成效。泸州市纪委监委牵头、各相关部门参与,对群众反映的问题进行精准监督、及时回应。“目前证明事项清理工作主要还是在行政机关内部开展,下一步,我们将向学校、医院、水电、银行等单位拓展,为市民办事提供更多便利。”何玉兰说。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1年04月28日 11 版)

(责编:郝江震、白宇)

分享让更多人看到

文章评论